发现分享
有趣的历史故事

解密二战期间日军的“竹永事件”

关于「竹永事件」似乎从未被国内提及,即便在日本这个事件似乎也被有意识的“雪藏”了,最近在外旅游闲来无事结合维基稍加整理了一番,也希望大家对此有个大概的了解。在二战期间的日本军队向来是以宁死不降闻名遐迩,成规模的投降事件屈指可数,其中让日本军界最为嗤之以鼻的当属「竹永事件」,而「竹永事件」也是当时日本军界为数不多的特例指挥官统领下属成规模主动投降的“不光彩”的事。

战争中后期日军防守新几内亚地域愈显力不从心,其中第41师团步兵第239联队(隶属第18军,第239联队也是第41师团最早调防新几内亚的地面部队)在1945年3月至4月期间于东部新几内亚的艾塔佩地区同澳大利亚军队发生激烈交战。「竹永事件」的主要当事者竹永正治中佐就为该联队隶下第2大队的指挥官,根据第41师团新几内亚战史的记载,在3月24日,竹永大队全员50人同联队主力失去了联络并独自决定向西方撤退转移(艾塔佩战役之后的竹永大队人员满编就是50人),不过用竹永正治下属的说法则是联队主力再没有丝毫告知的情况下抛弃了第2大队转移了阵地,所以第2大队不得不选择自谋出路(出处为佐藤清彦所著的《ニューギニア闇の戦跡》一书)。

经过一番辗转的竹永大队在4月中旬(根据当地人回忆是12日)侵入只有几户人家的村庄试图掠夺粮食,可是遭到了当地村民的武装抵抗,虽然很快就将村民赶了出去却付出了多名士兵阵亡的代价,并且将行踪暴露于澳大利亚军队,随后的4月16日澳军迈尔斯中尉就率部赶至试图消灭这股日军,在4月24日的首次交中又造成日军两人阵亡。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竹永大队选择了投降,特派下属持英文版投降书绑于高举的木棒之上送至澳军,在5月2日首先被澳军警戒哨兵发现拦截并将其持回,后在当地人的协调下于次日竹永大队全员解除武装主动投降,包括5名军官在内的42人。并且在转移至艾塔佩的三日间,这些日军战俘在竹永正治中佐的率领下秩序井然,事后日军派出其他部队搜索竹永大队最后以下落不明定论,直到听到澳军宣传后才了解竹永大队已经全员投降。

关于竹永大队的投降也是众说纷纭,用竹永大队被俘官兵的说法是他们感到澳军步步紧逼,继续的抵抗已无实际意义,所以全员通过选择了投降。但是根据战后一些日本战史学家的分析,这种全员通过选择投降的情况不可能发生在当时的日军之中,被俘日军的说法仅仅是一种欺骗、措辞罢了。事实上澳军在之后缴获的一系列资料中也发现了竹永大队被俘官兵的审讯口供存在诸多不实,明显存有事先串通的痕迹,不过碍于当时竹永大队毕竟全员投降对澳军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所以没再追究不了了之。当然,还有一部分人至死也不相信日军会在战损率不到20%的情况下选择投降,其中就包括当时的第18军参谋堀江正夫少佐(战后的陆上自卫队幕僚副长,相当于陆军副总司令)

不同于「橘丸事件」那种被迫成建制投降,像「竹永事件」这种在部队伤亡极为有限的前提下,指挥官率部主动接敌投降的事宜在整个二战也不过发生过两次,一次就是「竹永事件」而另一次则是发生在冲绳战役的座间味岛海上挺近第1战队投降事件。除了二战在这之前的日俄战争奉天战役期间也曾有过1个中队日军投降的事情发生。不管怎么说,对于武士道精神、战阵训以及陆海军刑法约束下的日本军人而言,这种投降在当时确实是无法接受的事实。至于战后的竹永正治以及第2大队诸多投降官兵倒也没受太多的刁难,他们不仅活跃在战友会之中还都过着平平静静的生活,在1967年竹永正治中佐因病去世的葬礼上,没有人把他看作耻辱的军人,依旧来了很多陆军士官学校的同学们。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趣谈 » 解密二战期间日军的“竹永事件”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