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分享
有趣的历史故事

台儿庄会战后,这支杂牌军再次痛击日军精锐师团

孙圩子奇袭战是发生在中国抗日战争徐州会战期间一次奇袭战。1938年5月16日凌晨,日军精锐第9师团主力开始从孙圩子出发,气势汹汹地杀向萧县。就在这个时候,中国原西北军第68军第119师突然出现在第9师团主力左侧背,向其发起猛烈进攻,不但夺回了孙圩子,还一度包围了日军师团司令部及通信队,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有力支援了第139师的萧县保卫战。然而,长期以来,国内关于徐州的著述,对孙圩子奇袭战都着墨不多,导致人们对这次战斗知之甚少。本文根据中日双方的第一手资料,尽可能还原这次战斗的全过程。

战前态势

1938年3月,日本华北方面军第2军得到大本营的允许,派第10师团的濑谷支队和第5师团的坂本支队大举进攻鲁南。起初,日军濑谷支队攻势迅猛,相继攻占滕县、临城、峄县、韩庄等地。然而,当其打到台儿庄附近时,却遭到中国第2集团军的顽强抵抗,伤亡很大,进展甚微。稍后,中国第20军团也开始进攻濑谷支队侧后。日本第2军得报,急调坂本支队前往救援,暂时解了濑谷支队的侧后之危。然而,随后中国第五战区给第20军团陆续增加了兵力(第6、13、139师及第111师之第333旅等部),逐渐对坂本支队形成围攻之势。4月6日,濑谷支队见坂本支队陷入重围,而台儿庄也绝非短期内能攻克,为避免陷入不利的态势中,遂主动北撤,先解坂本支队之围,再和该支队一起,退到峄县附近。这场战役,日军战史称之为“南部山东剿灭战第1期”,中方战史称之为“台儿庄战役”。

本来,日本大本营是在战局不扩大方针下,批准第2军实施“南部山东剿灭战”的。然而,战役末期,大本营看到,在台儿庄方面有大量的中国军队,其中就有精锐的中央军嫡系汤恩伯部。他们认为,若在这个时候对徐州实施南北夹击,痛击中国军队,定可瓦解国民政府的抗战意志,遂于4月7日,下令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派遣军联合发动徐州会战。

华北方面军接到命令后,于4月10日确定,先以第5、10师团,用连续作战的方法,将徐州以北、津浦路以东的中国军队大部,吸引和牵制在韩庄、峄县、临沂一线附近;然后另以有力部队从微山湖西侧南下,切断徐州以西及西南面地区中国军队之退路。接着配合华中派遣军之一部,将徐州完全包围,攻占徐州,歼灭包围圈内的中国军队。

华中派遣军为配合华北方面军进攻徐州,也于4月24日确定,以第9、13两个师团作为主力,由临淮关、蚌埠、怀远地区渡过淮河之后,向赵家集——蒙城一线挺进。另以第6师团一部由马鞍山渡过长江经和县、巢县攻占合肥;以第101师团一部由苏北的东台向北进攻,占领盐城、阜宁,在徐州以南牵制住中国军队,策应其主力向徐州进攻。

而早在这之前的4月13日,华中派遣军即已下令,在苏州附近警备的第9师团在凤阳附近集结,第13师团在蚌埠、怀远间集结。

第9师团奉命后,在原驻地留下约3个大队,其余部队于4月中旬陆续集结于南京对岸的浦口。而后,各部分别以火车输送和徒步行军的方式北上,到5月3日前集结在凤阳、临淮关地区。

第9师团北上

第9师团,是日军精锐的甲种师团,其士兵主要来自于日本北陆的富山县、石川县、福井县等地,具有北陆地区所特有的团结一致的特色。该师团创建以来,多次参加侵略战争,而且在战争中经常打恶仗、硬仗,战斗力很强。

5月5日,第9师团按照徐州会战计划,开始从北淝河左岸地区,向板桥集一赵家集一线北进,经过一番激战后,突破中国守军数道防线,5月10日进入板桥集附近。

此时,日军华中派遣军掌握的情况是,徐州附近的中国军队,正以有力之一部,阻挡华中派遣军北上;其主力仍企图在徐州东北地区,向华北方面军采取攻势。而徐州附近的中国军队背后主要联络线,为陇海铁路沿线地区及徐州一永城一毫县大道地区。

鉴于上述情况,华中派遣军企图以第9、13师团快速侵入百善——永城一线,切断中国军队之退路,遂于5月11日命第9师团以主力进入百善附近,第13师团则进入永城附近切断敌之退路。

第9、第13师团,从12日开始前进,击败其当面的守军后,于次(13)日进入百善及永城附近。此时,华中派遣军判断,因战局变化,徐州附近中国军队大部,不久将开始沿陇海铁路西撤,途中必经萧县(徐州西南约20公里)附近。于是,日军认为,若能迅速夺取萧县及其以北地区,就可切断中国军队的西撤之路,甚至能将其捕捉歼灭于徐州以西地区。

第9师团得知上级意图后,立即开始制定进攻萧县的作战方案。当时,第9师团的行军队列拉得很长,只有部分部队到达百善,其他部队仍落在后面,正在艰苦的行军途中,有的部队甚至和师团司令部失去了联系。这样,第9师团的参谋们认为,若等师团全部在百善集结完毕再北进,需延误相当的时间,不如先派遣一支先遣队北上。不久,他们确定,以步兵第6旅团长秋山义允指挥步兵第6旅团(欠第35联队、第7联队的2个中队)、山炮兵第9联队1个大队、战车1个中队等部,作为先遣队。

这支先遣队的兵力比较薄弱,其步兵兵力仅有2个半大队。日军以这支部队孤军北上,直接进攻萧县,显然太冒险了。而萧县西南有个城镇叫瓦子口,是南往濉溪、西往永城的交通枢纽;南北皆山,西临大沙河,自古以来即为兵家必争之地。因此,有的日军参谋认为,先遣队北上后,应先攻占瓦子口。另一些参谋则提出反对意见,他们的理由是,中国军队的主要退路正是瓦子口以北地区,那里接近陇海线,中国军队的兵力很大。而且,既然瓦子口如此重要,中国军队必以有力部队占领该地附近。在这样的情况下,以先遣队单薄的兵力,直接进攻瓦子口将遭受很大的危险。而后,经过一番商讨,他们决定先以先遣队攻占祖老楼。祖老楼位于瓦子口以西。若日军控制该地,既能切断经瓦子口附近撤退的中国军队退路,还能使先遣队在将来保持机动性。

14日,第9师团先遣队完成编组后,快速北上,经过一番激战,攻占濉溪镇。当晚,第9师团主力除将第35联队等部留在百善以外,其余部队也开始北进,于15日凌晨2时到达濉溪镇,与先遣队会合。而1个小时后,先遣队又从濉溪镇出发,向瓦子口西方地区前进。

本来,按照原定计划,而后第9师团主力也应跟在先遣队后面,向瓦子口西方地区前进。然而,15日上午10时,第9师团突然接到一个情报,“敌正沿陇海线陆续退却”。这个情报改变了该师团的预定计划。该师团即令先遣队“先前出到瓦子口附近,然后向北方前进,切断陇海线附近敌之退路。”

先遣队奉命后,立即改变了进军路线,相继攻克孙圩子(位于瓦子口西南)、瓦子口等地。第9师团主力则于下午1时从濉溪镇出发,黄昏时分到达孙圩子附近,就地休息。

当第9师团主力抵达孙圩子附近的时候,该师团先遣队已在该地集结完毕,并做好了出发前的各项准备。15日晚9时,先遣队即从孙圩子出发,向萧县前进。此时,第9师团右侧支队(以第18旅团(欠第36联队)为基干)正向宿县进发途中,渐渐远离师团主力。该师团中支队(以第35联队、野炮兵1个中队为基干)则仍留在百善,而该师团右纵队(第36联队第3大队(欠第10、12中队)为基干)正顺着瓦子口东方地区北上。辎重兵第9联队正落在后面,苦苦追赶师团主力。

除上述部队之外的第9师团主力,被划分为前卫、本队两部分。两部分的基干部队、位置与任务如下:

前卫以第36联队第2大队(欠第5、8中队)为基干,在瓦子口附近,一并指挥先遣队残留部队(步兵1个中队和1个小队),对萧县方向警戒,同时掩护师团主力而后的进出。

本队以师团司令部、通信队、工兵第9联队主力、第36联队主力(欠第2、3大队)、第7联队第2大队为基干,其主力在孙圩子附近休息;同时将第7联队第2大队主力配置在上高村、下高村(均位于孙圩子以南),以其一部占领东方小山脉,对东方警戒;将第36联队主力配置在孙圩子北半部及蒋李庄,对北方及西方警戒。

日军遇袭

第9师团本队各部,经过连日的急行军,已是人困马乏,疲惫不堪。因此,宿营完毕后,各部除了警戒部队外,都倒在地铺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但是,因军情紧急,他们仅休息了数小时,便被叫了起来,在16日凌晨2点30分,又出发了。

此时,第36联队主力(欠第2、3大队)已脱离本队的队列,改为前卫。这样,他们走在本队的前方。他们的出发地,是孙圩子北侧村落。然而,其先头刚走出该村落,黑暗中突然传来激烈枪声,密集的子弹呼啸着飞来。日军猝不及防,多人中弹倒地,联队长胁坂次郎的坐骑也被子弹打穿躯体,胁坂被迫下马指挥。没过多久,日军发现子弹是从孙圩子北侧村落北侧山上射来的,距离只有100到150米。胁坂判断,山上的中国军队绝不在少数,遂展开他亲自掌握的第1、2中队,予以应战。接着,他又将第1大队(欠第1、2中队)投入进攻。然而,山上的中国军队非常顽强,持续不断地将弹雨泼向日军,使其难以前进,战况暂时陷入胶着状态。胁坂决心击退这支中国部队,因此独断命令所部暂时确保现位置,以掩护师团本队前进。稍后,他将其决心及战况由联队副官报告吉住师团长。

但是,吉住对敌情的判断和胁坂不同,他认为袭击日军的中国军队不过只是少数扰乱部队,根本不用介意。于是,他令第36联队主力依然继续执行前任务,即不要逗留在原地,继续向原定的目的地前进。胁坂奉命后,即令部下撤出战斗,继续北进。

几乎在第36联队主力遇袭的同时,走在其后方的第9师团司令部,也受到了袭击。关于这个情况,后来日本老兵渡边卯七回忆道:“从孙圩出发,走了不到300米,突然遭到敌人来自左侧的猛烈扫射。由于天黑对敌人的情况完全不清楚……马对子弹的声音相当敏感,它发出“啸啸”的撕呜声,被纷纷飞到腿下的子弹吓怕了。马有的抬起前腿,有的用后腿乱踢,有的随着勒紧的缰绳向一侧跑。行军队形眼看顿时大乱。敌人的扫射越来越猛烈……这时,不知谁的马从队伍中飞奔出去。于是,像赛马一样,马一匹接一匹地、争先恐后地奔跑起来。这时,既找不到参谋,又找不到副官。本来,出发时规定,队伍的排列顺序是:警卫员、师团长、参谋部、副官部、兵器部、经理部、军医部以及大佐、中佐、少佐等干部,队伍整齐,如同图画一般,但转瞬之间,变得一片混乱。”

这期间,留在孙圩子的日军也受到中国军队的奇袭。著名的记者火野苇平当时正好在孙圩子,后来他把遇袭的经过写入了《麦与兵队》一书中:“心想一定是敌人夜袭。因为听得枪子打在运货汽车上的激烈的声音……黑暗中只见士兵四处窜奔的影子。城墙上一片赤色的火光。城墙的中途也是火光熊熊。敌人已经袭进了孙圩,正从城墙的枪眼中向北射击……停在广场上的许多车子给子弹打得一片响。突然我旁边的一个兵士倒了下去,跌出车外。”由于留在孙圩子的日军,大多是非战斗人员,因此在遇袭后,很快便顶不住了,仓皇地逃到村外。

就在第9师团主力全线遇袭的关键时刻,吉住师团长对中国军队的兵力、意图产生了误判,以为仅是少数扰乱部队骚扰,仅派第7联队第2大队便可轻易驱逐该部。本队其他部队与前卫则无需介意中国军队的袭击,可按原计划北进。

第36联队等部奉命后,便快马加鞭地往前赶。导致后面的第9师团司令部一部及通信队陷入孤立,被优势的中国军队包围在孙圩子附近。孙圩子也被中国军队夺回。而第7联队第2大队经过一番激战,不仅未能驱逐中国军队,自身还陷入苦战中。

吉住师团长这才如梦方醒,但又不好令第36联队等部掉头救援,只好舍近求远令第35联队前去救援。第35联队恰好在15日下午奉命离开百善,追赶师团主力,因此接到救援命令后更加快了北进的速度。

血战孙圩子

那么,是哪支部队把日军打得如此狼狈呢?话得从头说起,1938年5月,因徐州吃紧,原西北军第68军奉命自荷泽增援徐北战场。当月初旬,该军进抵徐州东北车辐山一带地区,加入第2集团军战斗序列。旋因津浦南段,日军突破蒙城之线,分股向永城窜扰,徐州右侧背受极大威胁。该军遂又奉调驰援,12日至萧县南之青龙集时,日军第13师团已攻占永城,第9师团则有经濉溪口、瓦子口迫萧县之势。鉴于这种情况,第68军遂集结于萧永边界一带机动作战。

15日下午,日军第9师团一部相继攻占孙圩子、瓦子口。第68军得知情况后,当晚以第119师(师长李金田)第40旅、第427旅独立团隐蔽集结于祖老楼。16日凌晨,第119师突然从行军中的日军第9师团左侧背杀出,向其猛烈开火。稍后,该师又向孙圩子、周圩子、瓦子口三个村发起猛攻。其中,独立团攻击周圩子,第427旅第853团攻击孙圩子,第40旅攻击瓦子口。经过一夜激战,第119师杀伤日军甚众,并攻克孙圩子。

16日凌晨5时许,第9师团最后尾的辎重兵第9联队先头,抵达后徐楼附近,突然受到孙圩子守军的猛烈射击。该联队发觉情况有异,立即停了下来。不久,之前派出的森永伍长返回,报告孙圩子已被中国有力部队占领。联队长三田村正之助大佐,得知情况,便想找一条迂回道路绕道北进,遂将2个侦察组派遣到贾窝方向。结果,2个侦察组回来报告说“迂回路均被敌占领,通过困难”。因此,三田村决心通过强攻的方式,“突破当面之敌前进”。

而辎重兵第9联队大部分为非战斗人员,其战斗人员主要集中于各中队的自卫队中。这样,三田村遂将各中队的非战斗人员、辎重集结于前徐楼——丁楼之间的河床(当时水干了)上及周集、丁楼、西王庄等地。同时,“以第1中队自卫队主力占领后徐楼北端附近,掩护部队集结;以第3中队自卫队由后徐楼西侧地区向孙圩之敌的右侧背攻击。以第6中队长指挥第6中队自卫队主力及第4中队自卫队的半数在前徐楼东侧地区,以第6中队高坂准尉指挥第6中队自卫队的一部、第1中队自卫队的一部、第2野战病院一部,在前徐楼东侧地区;第5中队自卫队64名,由联队长直辖”。

晨7时许,战斗打响,第3中队自卫队(中队长以下37名)于后徐楼北方约200米附近,和南下的约50名中国兵遭遇,立即予以攻击,逐次压迫之,8时30分前出到孙圩子西南300米之线。半个小时后,第6中队长荒木中尉率部占领王油坊。9时许,荒木又率部自王油坊向孙圩子东部攻击,逐次压迫守军,渐渐近接到孙圩子50米。随后,中国守军不断获得增援,向日军发起反击,日军陷入苦战。

下午1时左右,在西王庄附近的独立轻装甲车第8中队一部(管原曹长指挥的5辆轻装甲车)加入对孙圩子的攻击中,却没有发挥多少作用。后来,《麦与兵队》一书,对轻装甲车的战斗情况,进行了详述:

“‘战车,战车!’不知谁在这样叫。只见轻装甲车摇着身子,自南首的森林中经过麦田走近来。不止一台,后面在尘埃中还有好几台……在午后1时光景一共来了5台战车。战车直接向城壁方面前进,直对城墙排成一排,一齐扫射起机枪来。接着是一片激烈的枪声。那时城墙上面的中国军队开始掷下手榴弹,四周继续不断地发出炮声似的轰声。一响,自右首数起正对城门的第2辆战车退了下来,一转身也开到庙背后来了。推开铁盖,里面走出一位满身是尘埃的曹长。……副官告诉他说这边虽作了好几次的突击,但因城墙坚固,无法破坏城门,因此找不到可以突击的空隙。若使利用战车去撞城门,想来一定能够轻易撞开,要是那样,步兵就可以同时跟踪突击了。那曹长说要是除此以外别无办法,那就不妨试一试,……于是战车曹长考虑了一响之后,就答应一试。……曹长钻进车中,右转弯直向城门驰去,加入城壁前一排战车的行列,所有的战车好象休息似地一起停止了一下,就中一架直向城门开去。……那辆雄纠纠的战车一迫近城门前,车轮底下全给汹涌的黄尘包围住了。城门附近忽然起了像雷轰似的响声,手榴弹在战车的四周纷纷炸起。车身也消失在黄尘中了。一会战车自黄尘中退出,但不久又消失在向城门突进的尘土中。激烈的机枪声和手榴弹声交错而起。重复自黄土尘中出现的那辆战车仍旧退了下来,一转身又向庙背后开来了。曹长打开铁盖走出来,面色蜡黄,浑身泥汗。……然后告诉我们他已经去撞了2次,吃了不少的手榴弹,城门只撞开了3尺光景。而且城门里面障碍众多,恐怕步兵不易突入。”

到16日午后,吉住师团长终于认识到问题的严峻性。这个时候,不仅中国军队夺回了孙圩子这个咽喉要地,还将日军通信队包围在了孙圩子以北的蒋李庄。而日军第7联队第2大队多次企图解围,均遭失败。这样,吉住只得命令第36联队派出第3中队前去救援被围的通信队,为此还为该中队配备了5辆汽车。

第3中队(配属机枪1个小队、联队炮1个分队)奉命后,立即搭乘汽车向孙圩子方向急行。临行前,他们领取了毒气筒。下午4时40分,该中队到达蒋李庄东北方约2公里无名村落,和第7联队第2大队取得联络。5时40分,该中队展开于无名村落西端,并于10分钟后开始攻击前进。中国第119师部队察觉该中队的行动,自孙圩子及蒋李庄北方两个方向向其猛烈射击。枪林弹雨中,日军难以前进,被迫停下来等待时机。

当晚7时,第3中队在夜幕的掩护下,进入蒋李庄,和通信队及第7联队1个小队取得联络。然而,这时蒋李庄仍在第119师部队的包围中。10时10分,以锻治上等兵为首的发烟班,在第119师阵前100米处,施放了毒气筒10个、发烟筒12个。此时风向正朝着第119师部队,不久毒烟就覆盖了该部正面。此后在2个小时的时间内,该部阵中都极为寂静。利用这个时机,第3中队将通信队救出包围圈。17日凌晨2时,通信队全部脱离包围圈。

日军虽然救出通信队,但孙圩子仍在中国军队手中。就像一根鱼刺,卡在日军喉咙里一样。16日晚,第35联队赶到后徐楼附近,并于17日早晨加入到对孙圩子的进攻中。但中国第119师的抵抗仍很顽强,第35联队在17日打了一整天,战斗毫无进展。

孙圩子战斗期间,日军第9师团主力正在攻打萧县、张二庄、龙山等地,消耗了大量的弹药,急需补给。而日军辎重兵第9联队及其运送的大量给养,却被孙圩子守军所阻,远远地落在了后面,无法北进。因此,吉住师团长焦虑万分。

18日,日军加大了对孙圩子的攻击力度。当日下午5时,第35联队一部及辎重兵第9联队第6中队自卫队一同突入孙圩子东南角。这个时候,第119师已遭受严重伤亡,其中1个营仅剩56名。而且,随着来自各个方向的日军增援部队加入战斗,该师已陷入四面受敌之困境中,遂奉命撤退。

孙圩子战斗至此结束。据《陆军第68军抗战纪实》记载,此战第119师缴获电台2部,大小汽车20余辆,山炮4门,马170余匹。

赞(2)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趣谈 » 台儿庄会战后,这支杂牌军再次痛击日军精锐师团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2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1. #1
    Google Chrome 63.0.3239.84 Google Chrome 63.0.3239.84 Mac OS X  10.13.4 Mac OS X 10.13.4

    喜欢历史 抗日第一大战

    米扑博客3个月前 (05-04)回复
  2. #2
    Sogou Explorer Sogou Explorer Windows 10 x64 Edition Windows 10 x64 Edition

    鲜血啊,烈士啊

    青山3个月前 (05-05)回复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