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分享
有趣的历史故事

人类曾被超级细菌毁灭一千次,我们都是大自然筛选出来的精英

01

古人平均寿命不到30岁

我国历代人的平均寿命:

夏、商时期18岁,

周、秦大约为20岁,

汉代22岁,

唐代27岁,

宋代30岁,

清代33岁,

民国时期约为35岁。

新中国成立后,据调查1957年我国人民平均寿命已提高到57岁,到1985年为68.97岁,其中,男性为66.96,女性为70.98岁。

我们不难发现,跟今人相比,古人的寿命简直低得吓人。

据清史稿,康熙共有35个皇子、20个皇女,五岁前死亡的皇子12人、皇女10人;

活到18岁以上的皇子只有20人、皇女8人。

其余的皇子、皇女中,又大部分死于40岁左右的中年。

享受最好的医疗条件,尤其是最好的营养和生活水平,清皇族的寿命也不过如此。

有很多人会问,古代没有工业污染,没有雾霾没有转基因食品,大家吃的喝的都是纯天然的最健康的,为什么平均寿命却不到30岁呢?

古代人均寿命这么低,最大的原因是太容易死了,人在细菌感染面前太脆弱。

古人每一天出门,都是一次和细菌的殊死搏斗,一旦由于擦伤或咬伤引起皮肤感染,平均9个人中有1个会失去生命;

感染上肺炎后,10人中有3人会丧命;

鼠疫、疟疾、肺结核、霍乱、脑膜炎、破伤风,个个要命而且个个都潜伏在你身边,就等你的皮肤出现一个缺口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死于感染的士兵远远大于直接阵亡的士兵,医生对这些细菌感染束手无策,只能进行简单的创口消毒,然后期望病人自身免疫力消灭细菌。

这种感觉有多无奈呢?大概就像我们今天面对癌症和艾滋病的感觉吧。

那时的医生就像不靠谱的男朋友,除了劝你多喝热水之外别无他法,生死全都交给老天爷。

02

抗生素的发现大幅提高人类寿命

直到1922年,抗生素的发现让人类的寿命间接延长了20年。

青霉素发现者亚历山大·弗莱明

它开始于英国科学家弗莱明在1922年的一个伟大发现。

在这一年,弗莱明从人体鼻腔分泌物中观察到一种酶,即“溶菌酶”,具有抵抗微生物的能力。

一种微生物能够抑制另一种微生物生长的这种现象,微生物学中就叫做“抗生现象”。

6年后的1928年,弗莱明又发现一种抗生现象,那就是青霉素的抗生作用。

这一年被视为“抗生素元年”。

然而弗莱明没有继续研究,这个重大发现被埋没了10年。

直到1944年才投入临床应用,开启人类对细菌的新纪元。

此后,微生物学家来到污水沟旁、垃圾堆上、沃野之中“淘金”——采集样本、筛选菌种,揭开了大规模筛选抗生素的时代。

神奇的抗生素家族一次又一次将垂死的感染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

链霉素发现者:赛尔曼·A·瓦克斯曼

03

如果没有了特效药,

人类会不会被超级细菌毁灭?

青霉素让人类有了对抗病菌的武器,《我不是药神中》神药格列卫,让人类不再对癌症束手无策,如此神奇的效果让人类对医药产生了高度依赖。

随之而来也出现更大的问题,那就是抗生素的滥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病菌产生的耐药性令人棘手。

很多人都在担心,如果人类没有了特效药,会不会被某种突然爆发的超级病毒给灭绝呢?

答案是不会,无论多么强的细菌和病毒,只要他还属于生物的范畴,他都无法灭亡人类,和人类无法依靠化学农药灭亡任意一种昆虫是一个道理。

以棉铃虫为例,无论再强的农药,都只能灭杀99%的种群,总有那么1%能顽强存活。

我国曾在上世纪滥用农药保护棉花,最后出现了超级抗药性的棉铃虫爆发成灾,抗药性强到什么地步呢?

把棉铃虫直接扔进浓缩1000倍的原药瓶里,可以在里面游泳。

对于人类而言,在没有现代医药的年代,有多种疾病曾经都是绝症,如伤寒、结核、狂犬病、破伤风、疟疾,每种病都曾经引发过大规模的瘟疫。

死在这些病菌手中的人类,比世界大战要多一万倍都不止。

比如成吉思汗家族远征给欧洲带去的黑死病,也就是鼠疫,从1348年到1352年,它把欧洲变成了死亡陷阱。

这条毁灭之路断送了欧洲三分之一的人口,总计约2500万人!在今后300年间,黑死病不断造访欧洲和亚洲的城镇,威胁着那些劫后余生的人们。

欧洲文学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先驱薄伽丘写的《十日谈》就是瘟疫题材的巨著,引言里就谈到了佛罗伦萨严重的疫情。

他描写了病人怎样突然跌倒在大街上死去,或者冷冷清清在自己的家中咽气,直到死者的尸体发出了腐烂的臭味,邻居们才知道隔壁发生的事情。

旅行者们见到的是荒芜的田园无人耕耘,洞开的酒窖无人问津,无主的奶牛在大街上闲逛,当地的居民却无影无踪。

但是我们发现,无论这些疾病曾引发多么大规模的瘟疫流行,总有一小部分人,在只喝开水的情况下安然的挺过去了。

古代医生简单归结为这些人体质强,但有时反而那些体壮如牛免疫力超强的人可能第一轮就挂掉了。

难道是单纯的运气好?人类一直无法理解,直到出现了伤寒玛丽事件。

04

伤寒玛丽和中国古代的扫把星

“伤寒玛丽”(Typhoid Mary),本名叫玛丽·梅伦生于爱尔兰,15岁时移民美国。

起初,她给人当女佣。

后来,她发现自己很有烹调才能,于是转行当了厨师。

她当厨师有一个坏毛病,那就是饭前便后不洗手。

吃了她做的菜的人,很多都相继感染伤寒,无辜死去。

医学家们就此对玛丽展开研究,发现她虽然身体一直健康,却携带伤寒杆菌。

最终玛丽被隔离在纽约附近的北兄弟岛上的传染病房。

医生对隔离中的玛丽使用了可以治疗伤寒病的所有药物,但伤寒病菌却一直顽强地存在于她的体内。最终玛丽于1938年11月11日死于肺炎。

这时人们才发现病菌和人体是可以和平共处的,某些人的基因会发生突变,导致体内的病菌并不会伤害自己,但他周围的普通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这不禁让人想起中国古人所谓的扫把星。

按古史记载,天煞孤星二柱临,刑夫克妻,刑子克女,丧夫再嫁,丧妻再娶,无一幸免,婚姻难就,晚年凄惨,孤苦伶仃,六亲无缘,刑亲克友,孤独终老。

换成白话文说就是,碰谁谁死,就他自己没事。

古人把锅甩给了命运,我们自然是不相信厄运这种事的,所谓的扫把星,无疑就是一个和伤寒玛丽一样的致命病菌健康携带者。

05

我们都是天选之子

异性生殖模式最终在自然进化中淘汰了单细胞克隆模式,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其基因突变多样性的优越性。

基因突变给人类带来了很多困扰,如畸形儿和癌细胞。

但是不可否认,在整个人类进化的长河中,这些都是小毛病,基因的突变和多样性让人类种群多姿多彩。

你和我看起来是差不多的,但是实际上差很多,一轮大瘟疫就能把种群中那些特殊者给筛出来,他们承担了延续人类香火的职责。

单靠某一种病菌,不管它再强大,它都不可能消灭人类整个族群。

有一个有趣的小知识,人类体内总共有一万亿个属于自己的细胞,但是体内共有10万亿个共生细菌,分布在全身各处,双方安然无恙的进行和平共处。

而且每一种共生菌必须待在指定的位置,一旦乱跑就会发生灾难,如大肠中的共生菌如果跑到血液中,就会繁殖为败血症,如果跑到腹腔中,就会繁殖为腹膜炎。

所以我们可以认为,这些共生菌,曾经都是对人类的致命细菌,他们把整个人类给几乎灭族,所有无法和这个病菌共生的人类都死了。

仅仅大肠中的细菌种类,就表示人类在亿万年的进化史中,可能曾经被几乎灭族超过1000次。

这么一看,我们都是大自然爸爸的天选之子,是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幸存下来的优质产品。

赞(2)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历史趣谈 » 人类曾被超级细菌毁灭一千次,我们都是大自然筛选出来的精英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